您好,欢迎来到黑天鹅资产!
服务热线:0755-26901909
首页>资讯中心

投资成功之前不要死去

发布时间:2017-06-12 17:10:15

历史上有一只股票,简称姜子牙,代码BC1128。它上市72年一直横盘,远远跑输大盘,后被著名基金经理周文王挖掘并买入后一字涨停,一飞冲天,名垂青史。可是谁能拿那么久呢?她老婆马氏曾经也拿过这只票,被深度套牢,最终割肉了。讨论一下很容易得出成功投资的三点经验教训:一是要坚持独立思考;二要适当分散;三要活得够久。

独立思考是永远都不会错的神圣建议,但同时也是最无厘头的伪命题。好像一切事情只要独立思考、远离大众的疯狂就是明智的。对新手的说法就是要“拿得住”。尴尬的是,我们在很多情况下都不知道到底是自己正确还是大众的方向是正确的。你稳稳拿住的那只股票说不定永远都涨不起来,就像马氏后来所预期的那样。

  而成熟的投资者的独立思考则往往用“逆向投资”来表达。同样,这也只是标榜与众不同而已。说到底,谁不是在逆向投资呢?毕竟,每一笔买卖都有一个对手。

  多数情况下“独立思考”只是在为自己的冒险行为找到借口,或者是在自己的判断跟实际情况不一致的时候的安慰剂。而当你的判断与市场走向一致时候,那你并不是在“独立”思考。

  这一点上似乎没有什么更好的忠告,只有不断地看财报,跟上市公司、同行交流。更重要的是不停地读书来了解大师们的方法,选择适合自己的方式。虽然这里有另一个尴尬的风险——读书越多往往发现自己懂得越少,就像开车越久胆子越小一样,但是这可以确保母乳喂养。尝试在以下另外两条经验教训的指导下,熟悉了其他人的做法后再在“独立思考”上下重注。

  第二个教训就是要适度分散。巴菲特一直在强调集中投资,但那是针对共同基金为了应对“无知”而进行的保护措施——过度分散投资。在你还没有成为巴菲特之前,为了保护你的投资和投资生涯,你必须适度分散。你成为巴菲特后由于规模的原因,也会适度分散。

  随便一问你会很容易发现身边很多人全仓去买一只股票,翻译成书面语叫做“孤注一掷”。大部分情况下这种勇气的来源是他认为自己掌握了全部的信息,实际上,决定成败的往往都是那些你没有掌握到的信息。这种反差几乎是投资生涯提前结束的所有原因。

  如果是因为没有条件去了解更多的选择,且“孤注一掷”的理由是基于某些“耳语”或者知名分析师的推荐,而不是源自于对这个公司的深度了解,那结果几乎可以肯定——很快就要知道其实你的信念和信任是多么的脆弱了。

  某种意义上说,适度分散也是为了活下去。

  第三条建议是“要活得够久”,这样在你的股票上涨时你才能在场。套一句最近价值圈流行的话,搞清楚自己会在哪里死去,永远不要去那儿。不管盛宴上有多少诱人美女,只要有不可控的HIV的风险,我相信“理性经济人”都不会去参加什么白色派对。

  当然,如果人都是理性的,这个世界显然会极度无趣。拒绝诱惑的难度在于,那些会让你死去的地方一般都有海妖在诱惑着你。只要有少许经过挑选的成功的例子,永远都不会缺乏勇夫。这些勇夫永远看不到那些“沉默的证据”,因为那些枯骨不会爬起来站在策略会演讲台上说:“嘿,你看,我们这些失败者是你的前车之鉴。你真的认为我们比那个人愚蠢或者懒惰吗?那个成功的人只是到目前为止运气不错罢了。”

  冒险家精神值得人们赞叹,他们为人类的前进立下汗马功劳。要冒险,股市真的是个乐园。在这里普遍的魔咒就是——你越想逞英雄,你死得越快。真正能活下来的人,是那些在股市里不敢轻易冒险的人。

  表面上看,这会形成一个悖论,在股市里能不冒险吗?

  投资和纯粹的投机赌博之间从来就没有明显的界限,他们分布在一个零到无穷大的坐标上。在股市里,只要你愿意,你可以把自己定位在坐标的任何一个位置。

  就像对人体艺术的态度,你看到的是人体还是艺术,或者说股市是不是赌场,决定权在你自己手上。当然,绝大多数人都无法把自己的标签准确地贴在这个刻度表上。除非另有目的,贴价值投资标签的人经常会出校准失灵的故障。

  如何判断哪些地方会让你轻易的死去?股市之外很容易找,期货期权有杠杆的外汇等这些地方是我一定会死的地方。做一个简单的测试即可,在这个战场上,广为人知、鼎鼎大名的还健在人你能否数出5个。

  在股市里,从纵向期限上看,如果你期望的回报期越短,则你赌性越重,反之亦然;从横向品种上看,你选择的标的越不稳定,则越有可能在投机。设一些简单的门槛,你甚至可以轻易的排除掉90%以上的品种,不要在他们身上再花一分钟的时间。是的,他们不是没有机会,只是你不应该从那里面去找。

  现在很多人都知道巴菲特他们一帮人的成功并不是因为他们有多聪明。我看到的是一个相对离奇的原因——禁欲。你很难想象在截至2002年的网络大牛市里你压根儿不去碰这种股票,扪心自问,如果不是事后,换成是我能做到那么淡定吗?不仅是投资,在生活上他们也有禁欲的倾向。他们到底是天生能嗅到危险的味道,还是后天的学习让他们足够理智不去纵欲冒险、从而形成机制来禁止自己跨越雷池半步?实在不得而知。

  当然,我更愿意相信是后者。不然,我就真的没什么价值了。

  后记:马氏在姜子牙的价值被市场发现之后不在场,后来回来追高,结果被姜子牙封为扫把星——绝佳的反向指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