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黑天鹅资产!
服务热线:0755-26901909
首页>资讯中心

股市里的慈善家

发布时间:2017-06-12 17:09:07

有一次在聚会上认识一个人,闲聊起来自然会问:“你是做什么的?”“我是做慈善的。”“佩服!请问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呢?”“20年来我一直坚持在股市里把钱发给有需要的人!”

 整个国家从周六早上开始了一个不眠不休的周末。电视、微博热门话题全部跟雅安地震相关,此时此刻任何其他的话题都显得不合时宜。业内居然还有不识相的“敬业”分析师们开始推送地震对哪些板块形成利好的消息。而我这篇文章,或许是最不合时宜的一篇。首先,由于专栏的分类,我要花很多篇幅在股票上面;其次,现在可不是让人有心情看到“自私”这两个字的好时候。

  在整天关注新闻、微博、微信相关的消息里度过,整个国家已经压倒性地聚焦在灾情和救助上,没有人能不感同身受——我们是一个危难时刻见真情的民族,就连我夫人这种平常吝啬得掉渣的人都拉着我去超市买了大包小包的东西寄给灾区。这些行为足以重新检视我写过的一篇小文:《自私、利他、以及爱国主义》。

  那是在2012年9月反日高潮时写下的。核心观点是:人以及任何物种都是自私的。同时,无私(利他主义)并不是像我们想象的是个必要品质(基因),反而是一种空想出来的、注定被自然选择淘汰的落后品质。爱国不是一种无私的行为,相反,它也是一种典型的自私行为。

  读到这里,我猜不会低于百分之八十的读者会骂我标新立异或者更不体面的话。但是我相信至少还会有某一两个闲得慌的人去搜索这篇不太受关注的文章,也许是为了在没有断章取义的情况下证明我是个傻X。

  我们是一群无私利他的人?还是一群时而利己时而利他的人?还是一群自私自利的人?本文出于时间节点的考虑,就不把同类推向最后一类。我只好用“思维的场地依赖”来为我们自己开脱。塔勒布有个段子:午餐在法式餐厅吃,我的朋友们吃了鲑鱼肉,把鱼皮扔掉;晚餐在日式寿司餐厅吃,同样是这帮朋友,吃了鲑鱼皮,把鱼肉扔掉。这样好像说,我们只是偶尔自私自利罢了,只要我们在关键时刻团结一致就好了。

  有一次在聚会上认识一个人,闲聊起来自然会问:“你是做什么的?”“我是做慈善的。”“佩服!请问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呢?”“20年来我一直坚持在股市里把钱发给有需要的人!”

  当然这是玩笑。但是现在我们假想,如果有那么一群人,他们不希望自己的慈善行为被世人所知,通过在股市亏钱的方式来把自己的财富分配给“有需要的人”(谁不是呢?)。从慈善的本质来看,这有何不可呢?不留下自己的名字,似乎还要更高尚。类似的人还有买福利彩票的,这可是真正的慈善。

  每次看到捐赠排行榜,敬佩之余会禁不住想:哪一天在股市里赚了足够多的钱,我也要捐这么多钱出去。偶像巴菲特就是这么干的!当然,我不会傻到用亏损的方式去做慈善。

  然后我就开始了我的“黄粱慈善计划”。马不停蹄地调研上市公司,与同行、客户交流,每天阅读撰写大量的分析报告给客户,挖掘被市场低估的股票,卖空过分高估的股票。甚至媒体也开始看重我的分析,还邀请我去写财经专栏。最后,某个基金看中我,我如愿以偿地成为基金经理。从此我有了更多的信息优势和研究支持。

  随后的投资过程中,有时候很难说清楚我的投资操作到底是依赖公开信息还是内幕信息。偶尔还让亲戚朋友提前买一些我看好并且将要买入的股票。有一天我幸运地做空了黄金(1313.70-1.00-0.08%),结果接下来几天黄金暴跌,甚至传出了有人因为做多了黄金而跳楼的消息。我心里咯噔一下,我应该为他的死负百分之零点几的责任呢?

  不过我很快就过去了,因为这都是为我的终极慈善目标服务的。然后我继续跟其他机构,在信息优势、专业优势下持续这场屠杀盛宴。我们偶尔有所损伤,有些人还进去了,但最后我们基金长期业绩震荡向上,自己也赚得盆满钵满。

  这时候灾难发生了,是时候真正实施我的慈善计划了。我本想拿出财产的2%做捐赠,但是我不打算告诉别人,因为我不是为了名声而做慈善。但是我的经纪人告诉我,不吭声网上的人肯定会骂我。然后我答应了,但经纪人又说:捐2%太少了,网上的人还是会骂。我咬牙说那就捐10%!当然,还没结束。

  后面就有了这条名人微博:“捐了,骂!不捐,骂!捐少了,骂!捐多了,骂!捐了不说,骂!捐了就说,骂!捐了不说骂完再说,更骂!”。不用我再做过多的解释,捐款行为从来就不是单纯的慈善,个中复杂可以写下一本社会心理学的教科书。

  我听到很多人说炒股是因为自由,可以不用看谁的脸色,也不用去搞恶心的人际关系,凭自己的能力就能赚钱,是一个公平的游戏,高贵的说法是“分配资金给优秀的企业”。说得好听点是投资,说得难听点是投机,更难听的说法是赌博。

  我的说法是抢劫,是那些有信息优势、资源优势、资金优势的人对其他的人的抢劫。而这些都是合理合法的,因为这是“公平竞争”。我们该同情那些不断消失的物种吗?我们该同情那些弱势群体吗?我们自己应该被比我们更强势的人同情吗?我们到底是该鼓励竞争呢还是该鼓励无私奉献呢?还是有某个社会福利学的专家能给出一个最优化的均衡方程式呢?

  星期一早上开盘,同样那些在周末捐助了灾区的人,又开始新的一轮对其他人的抢劫与被抢劫,胜出的人最终会成为慈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