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黑天鹅资产!
服务热线:0755-26901909
首页>资讯中心

《医药行业热点探讨》会议记录

发布时间:2017-06-12 15:33:45

近日,我司投资总监谌立峰通过3C中国财经会议就近期市场关注比较高的基因测序、细胞治疗等热点共同探讨未来行业投资机会,以下是文字整理版。

主讲人:

谌立峰

投资总监


主办方:

深圳前海黑天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核心观点:

l 公立医院强调非盈利性,导致很多公立医院不盈利,这其实就是公立医院当时以非盈利机构定位造成的结果。如果让民营资本进去其肯定不会按现有的这种管理模式或者运营模式去运行,要解决好定位的问题,做单纯的非盈利性机构还是做兼顾,也是目前令医改决策者比较头疼的问题。

l 移动医疗也是炒得比较热,相对来说国外这块已经进行得不错,很多公司已经形成一定的盈利模式,基本上是围绕医生、药企和患者三方做服务。

l 国内目前真正比较成熟且有盈利模式的还是一些帮医疗机构做信息服务系统的公司,还有一些企业逐步推出带有自我监测包括心率、血压、睡眠,包括妊娠周期便携的电子设备,未来这个方向可能还是在于医疗健康大数据的采集、分析、应用。

l 现在医药行业应该更多地向大健康产业做延伸,未来的模式创新包括新的增长亮点会更多地倾向于“医”(大的医疗)和“诊断”(体外诊断)这两方面。下半年整个医药行业投资依然是分化和机会并存,投资者可以把更多的目光与精力放在一些创新性领域。


 谌立峰:                            


大家下午好!很高兴来到Wind跟大家就最近比较热点的医药领域做一下交流,不正之处希望大家指正。


上次来Wind跟大家做交流应该是在今年1月份的时候,当时我们主题讨论“2014年医药行业投资策略”,整个来看医药行业2014年的投资远不如2013年好做,从宏观方面来看,招标限价、医保控费、商业反腐对整个行业原有的销售模式应该都形成了比较大的冲击。我们也从2013年医药公司的营业收入、利润包括2014年一季度的情况,增速都是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早期我们知道2012、2013年的时候,包括更早一点,医药行业增速基本上维持20%以上,而近期整个行业增速已经回到15%左右,所以整个行业的增速是在下滑的,这其中包括很多龙头企业,这也可以理解,像很多大的跨国巨头增速也是处于个位数或者两位数出头——较低的水平。我们也可以看到医药企业在国内相对封闭的市场运营,出口更多的是原料,极少数做制剂出口的也是刚刚才出现。


我们觉得国内企业成长到一定程度上也是面临相同的问题,特别一些在研发上投入不是特别充分,而且新产品储备不足的一些企业,未来可能更多面临增速的下滑,特别是体量比较大的企业,这也是近年来行业并购重组非常频繁的原因,本身企业的增速下降了,它可能更多的是寄希望于外延式的并购把公司做大。


2014年医药板块的投资更多忽略一些传统药,而倾向医这个领域,当时也是选了几个方向。参加过上次交流的朋友可能有点印象,当时我们觉得四个方向作为公司2014年投资的方向,体外诊断、细胞治疗包括移动医疗里面的可穿戴设备,第四个比较感兴趣的是做小分子靶向药物的企业,当时也交流了一些投资标的。


从这个时点来看,我们看到体外诊断里面小的细分行业——基因测序。其实基因测序去年就受美国影星朱莉乳腺癌预警影响,近期受华大融资的带动表现非常突出,像达安基因跟中科院合作的国产基因测序仪,还有千山药机,它们表现远远超过近期医药行业的表现。


今天简单谈一下近期比较热的,像基因测序,包括今天表现相对比较好的细胞治疗。为什么会谈基因测序呢?基因测序我感觉作为一个技术手段在分子生物学上出现了比较长的时间,早期第一代基因测序从人类基因组计划开始出现在公众面前。第一代测序,我早期也是做过基因组测序,现在来谈觉得一代测序准确率会比较高,同时读取基因的片段会比较长,但是它的成本比较高,它的速度会比较慢,像比较经典的ABI测序第一代,现在跟达安基因和华大有合作的Life(生命技术公司,因为ABI被Invitrogen整合成现在的Life)。第一代做测序要很长时间,费力又费时,做一个测序可能要费一天的时间。第一代测序可能并不太适合大规模测序,特别是对于基因组这种测序来说周期就更长了。


2005年以后新的技术手段出现,像罗氏,美国Illumina Hiseq,以及ABI新的技术,第二代测序技术逐步的诞生了。目前高通量测序主要是指第二代测序,当然也有一些公司现在在开发第三代测序,而现在主要还是针对第二代测序技术来说的。第二代测序降低了测序的成本,测序的速度有很大的提升,而且有比较高的准确性。从最初开始做人类基因组计划的时候,一个人的基因组测序可能要花费1-2年甚至更多的时间,而且是在大规模研究所去做,但是用第二代测序时间极大缩短了,技术上的提升为个性化诊疗或者基因组测序提供了先决条件。


这个产业的逐步兴起还是源于在医学的一些发现,我们可以逐步发现一些疾病跟人类特定的基因突变相关。目前说的比较多也是市场关注度比较高的“唐氏筛查”,包括乳腺癌里面的HER 2阳性检测,包括药敏检测,其实这些都是可以通过基因测序对一些特定基因突变做检测得到一些预防。我们还是应该客观看待这个问题,基因测序现在确实很热,但是这个产业还是刚刚起步,只能回答极少数的医学问题。


我们知道基因组差不多有30亿个DNA碱基对,基因可能2-3万个。可是这些基因功能的绝大部分还没有被解释,从科学的研究来说只能发现极少数基因位点,或者我们说基因跟疾病有确定的关系。我们能够用在临床诊断,或者有针对性的基因检测其实不是特别多,想用真正基因检测作为诊疗,应该还是非常漫长的过程。

目前来看更多是在一些医疗机构,包括一些体检中心做高端、个性化的体检再去用。我们都知道这些基因测序包括相关试剂、软件,从法律法规上来说,它必须经过药检的注册。目前我们看到,基本上所有的都是没有通过医疗器械注册申请,所以这也是在今年2月份高通量测序被叫停的主要原因,但是国家药检其实也没有把这个口子封死,允许有试点条件前期开展试点性工作,目前前期市场关注比较多的有华大、达安、贝瑞,跟国外这些仪器巨头开展国内相关测序仪器的申报,理解为一个国产化的进程。我们跟投资者交流过程中觉得,未来一些很好的方向,基因测序在整个医药投资里面,包括细胞治疗是未来最有潜力的两个方向。基因测序简单介绍到这里。


第二个细胞治疗,今天看到冠昊生物有不错的表现,有一个新闻说整个干细胞相关管理办法,可能在今年7月份或者更晚一些的时候会有征求意见正式通过。从未来看,细胞治疗理论上可以实现自我修复的功能,从目前来看主要是两类,一个干细胞这块,还有目前一些医疗机构开展比较多的,像免疫细胞治疗这块为主。2012年加拿大批准美国的干细胞药物上市,这是第一例的发达国家批准可以用于异体干细胞药物,并且还有比较长时间的排他性权利。目前整个国际上应该是批准了7、8个相关产品用于异体和自体治疗,目前国内这块进展还是相对比较缓慢的。我们可以把细胞治疗整个产业分成上游、中游、下游,国内开展更多的是在上游这块,一个是干细胞库的建设(干细胞储存),最主要是脐带血这块。


第二个虽然干细胞被叫停,或者没有叫停的以临床合作模式进行的细胞免疫治疗这块,这块早期还是比较混乱的特别是在国内。像干细胞在国外还是处于临床实验阶段,仅仅被证明在极少数像白血病等相关疾病有一定的疗效,后期的风险还未知,所以说真正把干细胞用于临床肯定还有很多的一些技术问题需要去解决。正因为国内早年干细胞治疗的乱象,2012年国家也是叫停干细胞移植在临床上的应用,在2013年发了征求意见稿,对整个干细胞未来临床管理包括它的建设、还有制剂都有一个规范,也就是三个文件,相当于卡干细胞发展的绳索。干细胞这块的投资机会暂时应该取决于政策什么时候落地,今天《证券报》上消息说7月份会落地,最多推迟一点点,我想这块应该是迟早的一个问题,干细胞这块还是会逐步地放开。


还有一类,现在很多医疗机构已经在开展像肿瘤免疫治疗,像DC、CK、NK这些免疫细胞做体外扩增之后,再输回患者体内,这块可能相对说比干细胞更快一点,好像有一些已经提交了相关技术标准给卫计委,可能也是属于政策待批的阶段。这两块都是医药行业非常前沿,未来可能是非常热点的领域。个人觉得细胞治疗可能更快一些,因为有些医疗机构已经开始运营,这两块我们觉得市场近期或者未来一段时间更有希望。


前段时间移动医疗也是炒得比较热,相对来说国外这块已经进行得不错,很多公司已经形成一定的盈利模式,基本上是围绕医生、药企和患者三方做服务。国内有一些“好医生”、“丁香园”逐步往这块走,而国内目前真正比较成熟有盈利模式的还是一些为医疗机构做信息服务系统的公司,还有一些企业逐步推出带有自我监测包括心率、血压、睡眠,包括妊娠周期便携的电子设备,我觉得未来这个方向可能还是在于医疗健康大数据采集、分析、应用,还是期待国内有一些像艾美仕这样的“大数据”公司的出现。


第四个可能不是重点,但是我们觉得比较有意思,未来像小分子靶向药物这块,像格列卫这些靶向药物都是销售得非常成功,最近也有很多机构在关注,像恒瑞的阿帕替尼这个也可能会获批上市,这一类也是代表创新的一个方向。


整个来说,我们觉得现在医药行业应该更多地向大健康产业做延伸,过去投资更多是把目光放在药方面,药是基础,行业未来的模式创新包括新的增长亮点,更多倾向于“医”(大的医疗)、诊断(体外诊断)这两方面。下半年整个医药行业投资依然是分化和机会并存,包括我们自己也会把更多的目光与精力放在一些创新性领域,谢谢大家!



 提问环节                            


    提问1:未来医疗方向您有什么看法?

谌立峰:我们知道2009年国家提出大的医改,是把公立医院改革作为重点方向说的,到现在公立医院改革还是停滞不前的状况。2009年从国家政策来说,医疗资源会逐步向社会资本放开,鼓励社会资本进入这个领域,特别是在去年9月份以后,有一段时间很多医疗服务的上市公司本身自己也在做一些收购,像复星、恒康、信邦等等,他们从股价上来说表现非常不错,其实他们都是切合进入医疗领域的方向。从目前来看,他们更多涉足的还是一些已经经过改制的医疗资源,真正公立医疗资源进入比较深的可能还是像金陵药业那种能够参与县级公立医院改革的企业。从现在政策来看,前段时间国务院说下一阶段医改的重点可能放在县级公立医院改革这块,未来可能一些企业包括我们接触的很多上市公司都会关注到这块,可能更多介入到县级公立医院改革中来,有一些药企也会进入到医疗服务这个行业。


    提问1:医疗服务是个公益性事业,这里面营运模式怎么产生?怎么盈利?

    谌立峰:这是矛盾的概念,公立医院强调非盈利性,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公立医院表现出来不盈利,但是有很多资金会用在购买大型仪器,建设更多基础设施,真正医疗机构肯定是赚钱的,但是体现出来又不赚钱,这其实就是公立医院当时非盈利的性质定位造成的结果。公立医院改革让民营资本进去的话,肯定不会按现有的这种管理模式或者运营模式去运行,可能核心一点还是像您说的,要解决好定位的问题,做单纯的非盈利性机构,还是做兼顾,也是目前令医改决策者比较头疼的问题。


    提问2:关于基因测序的问题想向您请教一下,这次华大收购CG,因为两家公司测序仪用的不同技术,想请教一下您的看法,它对Illumina冲击会有多少,因为华大从那边采购量比多,大概有30台。

    谌立峰:您是指对在国内的销售还是?

    提问2:整个针对Illumina市场的影响。

    谌立峰:我原来接触过测序,当还在做第一代测序的时候,当时用的比较多都是ABI的第一代测序。华大与现在收购的那家公司,跟Illumina形成的竞争优势不会特别明显,不会对它形成太大的冲击。个人觉得还是Illumina第二代龙头地位会更好一些。

    提问2:现在也会有说到2.5代和3代,但是3代具体产品没出来,2.5代的时候叫Ion Torrent,半导体芯片那种?

    谌立峰:应该是Life那款。

    提问2:对,现在的市场情况是怎么样,市场接触度有多好,还是说未来技术趋势就是向这方面发展?

    谌立峰:这块没有仔细研究过这两种技术有多大的区别,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块技术价格要比那个便宜很多,而且在便利性要比Illumina要好一些,可能对未来的推广有帮助,而且它的体积要小一些,这个对于未来医疗机构往下渗透的时候可能会形成在销售上的优势。

    提问2:您刚才说价格下降一些是?

    谌立峰:采购的价格是要低一些,我问过相关一些责任人。

    提问2:采购价格是吧!您有大概的数字吗?

    谌立峰:他们有时候说40-50万一台。

    提问2:目前基因测序针对市场主要还是科研,大家会说针对医疗这块势必会增长,但是这个增长的出发点在哪里?

    谌立峰:对,没有拿证之前都是打擦边球,在临床上已经在用了,这是为什么会把它叫停的原因。很多最早的,像基因测序包括华大最初也是帮科研机构做一些测序,北京博奥他们做生物芯片也是帮一些科研机构做测序,而科研这块相对市场会小很多,所以现在无创产前筛查他们就是打一个擦边球,但是这块可能关键点相当于国家给它一个公开的认证,我们就说它能拿到临床医疗器械许可证,因为包括试剂盒、仪器都要拿证的,很多医院临检中心,我了解到很多都是用试剂盒,其实这种试剂盒并没有经过严格的质量标准检测,其误差性会比较高,如果对一些临床或者产前筛查这种风险比较高的检查项目,有这种误差会更不利一些,所以这个东西政策性要规范好,对这个行业未来也是一个推动,暂时让它处于停顿的状态,规范会更有利于行业的发展。

    提问2:主要还是政策处罚这块?

    谌立峰:对,暂时一个政策,二个本身基因测序目前比较多对基因的筛选,这个是很复杂的,说它基因突变了但是不一定是阳性,即使基因位点发生突变,对于生理功能不会引起太大的影响,未来可能还需要非常大的数据分析,市场为什么看好华大,对于它在这块有数据上的优势,大的数据分析可能更好利于未来疾病的诊断。

    提问2:我们国内会不会仿效美国的做法,现在行业上有些做法是采用试验室,而不是说通过FDA申请。

    谌立峰:你说第三方独立实验室模式吗?

    提问2:对。

    谌立峰:再加上有相对资质人员的方法,按目前国内这套体系还是按产品走的,个人觉得不太会。像进口的仪器一样,在国内拿了证,很多都可以做它的代理,可能更多对物做认证,人的资质,实体的资质可能是后面的事情。

    提问2:Illumina之前说单晶测序成本现在可以降到1千美金以下,这个可信度有多少,请教一下您的看法?

    谌立峰:如果真的对个人来说做一次测序是不够的,肯定是有误差的。一次的成本即使能降到1500美金,我早期也做过测序,我觉得这里面误差挺大的,所以我觉得对于整个人的基因组测序,即使一次能做到1千也是不够的,起码做2、3次才行,个人浅显的看法。



    提问3:医院一般分专科性医院跟综合性医院,专科性医院上市公司有爱尔眼科、通策医疗,口腔这块,其它像信邦、金陵药业主要从综合性医院角度,您觉得这两种哪一种会发展得更好?

    谌立峰:个人觉得专科性医院可能会更快,因为它更适合这种,你说快餐式模式或者什么,它的复制可能更快一些,综合性医院可能更多是对人员体系建设可能更复杂一些,从目前产业发展现状来看基本上是这样的。像爱尔眼科它已经接近50家单体医院不管大的小的,但是在国内很多想切入综合性医院的企业来说很少,基本上靠收购或者自建,能够上规模的,我印象中除了像信邦制药那样的一次性拿了几家医院,开元投资、金陵药业、包括复星,其实都是2、3家,复星可能会稍微多一点点,它那个收入可能更容易一点点。我觉得综合性可能会更慢一点,但是从整个体量来,综合性医院一个三甲医院它的规模很容易做到10-20个亿,这是很正常的,知名的可能会更多一点,一个专科性医院整个产业,一个大的单体医院也达不到1个亿。

    从短期来看专科性医院会更好切入,但是从长远来看,我们觉得综合性医院会比专科性医院更有长远的价值。

    提问3:从我们了解角度来讲,专科性医院最快的切入点以五官科比较多,眼科、口腔,美容这些也有人在做,这就意味着在这个领域里面门槛是低的。

    谌立峰:我觉得可以这么理解,这些都是属于综合性医院里面的小科室,属于这个医院投入较少或者不是它的关注重点,基本上关注的重点都是大的心、脑这些科室,为什么那么多专科医院更多介入的是口腔、眼科、美容五官这些在综合性医院不是那么受重视的科室。

    提问3:我现在有一个看法,高端医疗服务这块,复星也有在做,北京明德医院也在做,这块未来在中国的空间有多大,这是第一个。另外一个讲医药里面大问题,”以药养医”的问题,这个问题有没有可能真正把医与药分开?现在很多地方已经取消了15%的药品加成,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个调查,到这些地区医生收入、积极性有没有降低?

    谌立峰:你是说对药品加成这块?

    提问3:对。药品加成了以后无非是两种,一个增量提高,再一个政府补贴,不补贴明显收入下降,是不是浙江已经取消掉了?

    谌立峰:先说15%加成,我们接触最先取消在一些基层医疗机构,乡镇卫生医院和社区中心先取消的,后面才往二、三级医院逐步取消。药品取消对医生那块多少会有一点影响,医院原来药的收入和医诊的收入是倒置的,要赚更多钱。现在逐步把一些药事服务这块加高,挂号费等,还是跟医药那块有差距,还是我们可以看到一个现状,很多医院把诊疗,尿检、血检、血常规检查比原来频繁了很多,可能用其它的方式在补这块。

    提问3:如果“以药养医”取消的话,迪安诊断会受到影响,因为他就是医院外包给他,现在不赚钱了就不做外包自己赚了。

    谌立峰:这个可能还有一个问题,我更觉得这类第三方实验室重点客户不是三甲或者特别大的医院,更多偏向于二甲医院等仪器投入不是特别够的医院,再就是门诊量不是特别多、仪器开机做得很少且成本不划算,相当于规模化检测,我认为它的客户更多是二级医院,有一定的门诊量,可以开展检测服务,但是在硬件、人员投入不划算,宁可把它包给别人,中间再有什么样的分成可能会更好一点。

    提问3:医院里面都有月子中心,中心要成立是需要卫计委批还是当地政府批就行了?

    谌立峰:这个有点类似于医疗机构有细胞免疫治疗中心,包括辅助生殖中心,应该都是合作,院中院的模式。有一部分医院跟外面公司合作的模式,分成模式,一般辅助生殖、肿瘤治疗中心这些基本上省卫计委批,但是我觉得月子中心没有到那么高,具体不是特别了解,但是我觉得模式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差别。分有外部资源进入还是医院单独开展的,一般来说都会有这种合作开发这块。




    提问4:医药行业整体趋势,包括行业本身跟资本市场估值这方面的趋势,整个医药行业会不会有系统性风险,您这边怎么看?

    谌立峰:一月份在Wind跟大家聊的时候,当时觉得估值有一定的偏高,行业增速在下滑,所以当时整个行业应该是有一些调整的风险,目前这个位置,可能仍然面临相同的问题,未来很多企业增速可能会下滑,行业分化可能会低估,基本上趋势是确定的。现在也有很多的企业做一些跨界,包括并购弥补业务短板,或者增加一些新的看点,目前来说医药板块还是要适当的谨慎,等到中报对行业增速确认后,或者对公司业绩确认后。一开始说了,整个商业反腐、医保控费、招标政策对于很多企业特别是处方药原来的销售方式带来很大的冲击。

    提问4: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医药行业哪些板块会相对危险一点?

    谌立峰:个人觉得原料药的传统销售一直不看好,化学制剂这块,大多数化学制剂都有很大的冲击,还是医疗器械、生物医药、医疗服务未来会相对好一点。

    提问4:主要触发因素是什么?导致它向下的主要因素?

    谌立峰:导致这个行业的向下趋势,子行业还是大行业?

    提问4:大行业。

    谌立峰:大行业不会有太大的问题,顶多在向上的趋势中有一些调整,因为医药行业这几年或者五年一个大的周期来看,基本上是振荡向上的,个人对这个行业的看法没有偏空的,会振荡向上。

    提问4:短期调整下沉。

    谌立峰:对,向上的趋势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变化。目前最大的一个就是,我们刚才说医药市场还是在自己国内玩,基本上还没有走向海外,但是这个东西还要付出很大的努力,但是也有很多企业慢慢做这个工作。这个我觉得未来会是新的突破点,但是时间周期可能会比较长,因为涉及问题会特别多,我们接触的也很多,整个人口患病率或者慢性病或者其它的结构,应该说这个行业是刚需。

    提问4:医保控费对它的影响是什么?

    谌立峰:医保控费最典型的像开药频率,早些年去医院让医生给你开药,你要很长周期的药他都会给你开,现在有些只能开一个星期的药,而且药开的量会有硬性的限制,只能开那么多。很多开玩笑说,国外药企把中国医保掏空了,每年医药支出就那么多,大家都想在里面分东西,进去的人多可能分的少了。

    提问4:之前预期整个行业增速还可以,给的估值都是20倍、30倍,最后发现业绩只有两位数增长或者个位数增长的情况。

   谌立峰:所以像您说的,美股那边,大的像诺华这样的公司,它的估值只有20多倍,未来如果说没有大的销售区域突破,中国的医药企业还是国内自己玩自己的话,估值回归可能是一个趋势,未来更多看一些有创新性模式的企业,或者有新的触发因素的企业,估值回归我觉得是一个趋势。